脑洞砂糖生产叽

提刀砍人 放刀扒蒜

愿来生莫恨生(上)

我镜写的特别好 我每次听别人说讨厌瑶瑶讨厌洋洋就很气

Chaos:

                                    ——记金光瑶


  


  


  我流意识流人物印象瞎写。


  lo主聂瑶only,私货严重,三观奇葩,慎点。


  大概半个月前的人物分析,写了一半,先混个更。


  


  


  有一个比较老生常谈的问题,就是魔道作为一个耽美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同人创作。


  知乎上有一个答案是,魔道的人物刻画属于漫画式的,比较容易用一两个词去定性和概括,你不会觉得他是生活在你身边的人,但他的个性又非常鲜明。


  那个答案还拿了其他作品来比较,我就不赘述了。


  我个人也认为同人创作得有的几个要素,其中之一就是原著关于这个人物的刻画不会太过单一,但也不会是非常详细的方方面面,也就是说会有留白,这个留白就给了同人的创作空间。甚至我觉得一个有遗憾的人物会让人更有创作欲。


  而我眼中这个人物就是金光瑶。


  魔道的反派大小boss,金光瑶和薛洋。他们两个人的“坏”是原著盖了章的。但是其实我觉得很多没有盖章的坏人才是真坏,比如那个欺骗了薛洋还碾碎了他小指的常慈安,又比如处处留情造成了金光瑶一生悲剧的金光善。


  可能这些我认为的坏人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如果事情有因有果的话,就是他们这些细小的因,造成了薛金二人满身杀孽的果。


  人性中其实有很多很多的小恶,但因为在杀人放火面前微不足道,往往就会被人忽视。魔道里这种小恶还有很多,比如莫家对莫玄羽的欺侮,世人口中对夷陵老祖的偏见,仙门修士们对金光瑶身世的鄙夷……凡此种种。


  这种小恶是最常见的,而且极有可能在我们身边就能找到,甚至这种小恶已经成了难以察觉的习惯。


  但提到薛金,我们不能说因为他们遭受过伤害,或者他们出身不好被人侮辱,所以就说他们做的坏事都是可以洗白的(虽然我一直觉得聂明玦骂瑶妹娼妓之子然后被杀了有点活该,聂大本人性格上也很有问题)。但是这两个人确实是个悲剧,而悲剧会引起读者内心的共鸣,同人创作上往往就会赋予他们在原著中求不得的东西。


  其实我想提一点薛洋,但想想每次说到金光瑶就拉他出来对比,真的挺没意思的。


  纵观金光瑶的一生,我们可以发现对他影响较深的人有四个,从影响程度来看我个人认为是孟诗,金光善,聂明玦,蓝曦臣。


  先说孟诗,金光瑶的生母。原文对她的描述是:一个读了一点书就自视清高的妓女。其实孟诗这个人的人物形象也可以深挖,我甚至有点想写以她为中心的小文,因为她的性格在金光瑶身上的投射还是很多的。


  一点天真,一点温柔,一点固执,一点软弱,一点自卑,一点自负。天真是说她对金光善抱有的盲目的希望,温柔则是她对儿子甚至对其他人也会表现出来的,一种天生的东西。这东西随着她的血脉传给了金光瑶,所以其实金光瑶在很多时候都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只不过珍视他这份温柔的人少之又少。至于固执,有一个表现是她即使一再被欺骗也要花重金为儿子买剑谱。当然一心要把他养成世家公子也是一种不自量力的固执,这种固执往往容易引来贬低和嘲笑。至于软弱,在跟思思的对比上就可以看出来。命运加诸在她身上的伤害,她从来不敢去正面反抗。而这一点软弱是因为她无所倚仗,和金光瑶后来杀人被发现选择逃跑时候的心态何其相似。自卑应该不用说了,身不由己地在淤泥里呆久了,自然而然会觉得自己也是脏的。至于自负,她觉得自己不同于这淤泥里的其他人,觉得自己的儿子非比寻常,本身就是一种自负。这种自负体现在金光瑶身上应该是聂明玦把他踢下金麟台之前他对聂明玦说的,我就是和别人不一样。除此之外,我认为孟诗是一个很讲道德的人,虽然这个形容放在她身上有点讽刺。并且她还很善良。


  其次金光善。瑶妹对他父亲有感情吗?我认为是有的,而且很深。这种感情源于孟诗对他的耳濡目染,他和母亲一样天真地认为生父有诸多的身不由己。但实际上呢,金光善是个风流成性的种马,薄情负幸、寡廉鲜耻、两面三刀、仗势欺人……都不足以形容他。一个身在高位而品性不堪的人,和一个出生微贱却志存高洁的人所生的儿子,他的存在好像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善与恶在他身上交织纠缠,最终生出了一朵毒牡丹。


  全局来看瑶妹好像是在步步为营不择手段地向上爬,但也在一步一步走向深渊。但这条路上其实有非常多的转折的,金光善但凡在某一个环节拉了他一把,他都不会落个身死魂消,永不入轮回的下场。推卸责任是不对的,但金光善怎么也有个见死不救推波助澜的罪名。孟瑶上金麟台认亲被踢下楼梯,拿着举荐信投奔金氏被窃走军功,认祖归宗后成了金光善的一把毒刃,娶了心仪的姑娘却发现她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前面两件还可以自欺欺人说金光善不知情——但他显然是知情的,不光知情,甚至可能放纵了仆人和下属对瑶妹为恶。后面两件就已经把金光善这个人渣的真面目暴露无遗了,更何况他还当着妓子的面辱骂瑶妹生母,更说他“不值一提”。番外里薛洋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说,金光瑶你知不知道你笑地有多丑。最珍视的人被另一个至亲之人侮辱、自己的存在被全盘否认,吃过的苦咽下的泪估计这个瞬间已经把瑶妹的大脑冲地一片空白了,他还能撑着笑出来,连崩溃都尽量维持着不动声色,多么可怜。他曾经对生父抱有可笑的期冀,可金光善却毁了他一生。


  再说聂明玦。为什么说聂明玦要排在金光善后面,可以从瑶妹短暂的一生去看。他十五六岁上投奔了聂氏,因为出色的表现得到了聂明玦的赏识。原著说聂明玦因为性格原因没有什么至交好友,所以瑶妹的出现对他来说可谓天降至宝,他是非常非常珍惜瑶妹的,瑶妹在他身边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温柔细致周到(全是人妻属性有没有)让他觉得非常舒服。当然他对瑶妹肯定也很好,基本是有什么给什么,要什么给什么。所以即使他很不舍得瑶妹,最后还是给他写了举荐信让他回金家。这时候他俩感情是最好的,一不小心可能就gay了。这段回忆也是两个人共同的白月光。但是瑶妹也说了,他不走是感念聂明玦知遇之恩,而回金家依然是他毕生所愿,可见聂对他的影响力是不如金的。书里说聂明玦送瑶妹回金家之后非常想念他,就跑去找金光善问,结果金光善这个大辣鸡顾左右而言他,聂明玦噌一下就火了。这个地方可以看出来聂明玦此人还是非常的,怎么说呢,目中无人吧。这个词有点不合适,但他对金光善的态度就是瞧不起,看不上,不耐烦和他打交道。聂明玦于是去找瑶妹了。


  这个地方我很想掰开细说。他为什么去找瑶妹?我认为他这时候有两个原因:第一,想带瑶妹回清河;第二,想亲自向金光善举荐瑶妹。并且在见到金光善本人之后前者的愿望比后者强烈一百倍,甚至可以说他这时候是后悔的,一方面是没了瑶妹自己过的也不舒坦,另一方面是瑶妹没了自己好像过地也不好。那当时把他送回来图个啥呢是不是,还不如跟着我,有我一口稀饭就有他一口馍馍。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他亲眼见到瑶妹杀人。


——tbc——

评论

热度(39)

  1. 脑洞砂糖生产叽Chaos 转载了此文字
    我镜写的特别好 我每次听别人说讨厌瑶瑶讨厌洋洋就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