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witch

少年不识爱恨

【聂瑶】应该不写,大纲文
皇帝聂伪太监瑶

【温泉】下

前文点进我主页,正文我们链接见。
一个没啥脑子的小肉饼

【温泉】上

孟瑶和聂明玦结婚了,婚礼很匆忙,他们在市政厅登了记,请了几个亲友吃了顿饭就完成了这件多数人眼中的人生大事。
关于婚礼什么样孟瑶其实已经不太记得了只记得聂明玦紧紧拉住他的手,饭前在他额头上落下的轻轻的吻。
那么婚礼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聂明玦早早订好了市郊的温泉旅馆,准备带爱人好好放松一下身心。
因为他们选择在春天举行婚礼,聂明玦和孟瑶又十分有先见之明的提早将工作赶出了一周的量,所以虽然是春天旺季,但是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温泉旅馆里并没有多少人。
他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孟瑶因为太累,窝在副驾驶睡的小脸泛红,被聂明玦叫醒后还哼唧了一会才不情不愿的下了车。
他们定的是套房,虽然有独立的浴缸,但是这间温泉旅馆一直以室外温泉秀丽的风景出名。
晚饭吃的是日料,空运的海胆个大肥美,带着微微的甜味,三文鱼腩是鲜橙色的,油纹细密,鲜软香腻,好吃到孟瑶想把自己的舌头一起吞下去。
“我记得你从前不爱吃刺身的,你什么时候开始爱吃的啊?”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爱吃刺身啊,我以前不吃是因为胃肠脆弱,后来养好了就什么都敢吃啦。”
他的话让聂明玦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孟.小可怜.瑶在遇见聂明玦之前曾经有一段过得非常潦倒的日子,他高中没了母亲,亲生父亲又是个不负责任的渣男,大学时一直半工半读,最夸张的日子里打了三份工,一日三餐几乎都是匆匆忙忙十分钟扒完的,久而久之胃肠就不怎么样了。
他们相熟时孟瑶在奶茶店打工,那是一家非常著名的网红奶茶店,少女的风格不太像直男聂会进去的那一种,那天其实是路过,看见玻璃窗里孟瑶穿了浅棕色的围裙,头发太长扎了个小辫子,下午的太阳照的他眉眼温和,鬼使神差般的令钢铁直男聂走进门,站在他面前也不知道喝什么。高大的男生手足无措的看着少女风的菜单手足无措不知道点什么,愣了几分钟才想起来问孟瑶哪一种比较不甜。
后来的故事就甜美异常而顺理成章了,聂明玦发现孟瑶是自己的直系学弟,在大学里他们以闪电般的速度相恋,聂明玦家里只有一个弟弟,孟诗也去世了,所以他们也没有收到太多的阻力,聂明玦毕业后开始自己创业,他头脑灵活,很快就赚到了房子的首付,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家,看见房产证上自己名字的时候孟瑶哭了,他小时候从来没有过稳定的家,和孟诗碾转过一个又一个又小又破的出租屋,而现在他终于能有个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家了,他一边掉眼泪一边搂住聂明玦的脖子亲他的脸,聂明玦又好笑又心疼的刮他的鼻子。
在新家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和做爱,当然偶尔也会爆发小的争吵,但总会以孟瑶眼泪汪汪的威胁聂明玦再逼逼睡沙发聂明玦认怂而告终。
“愣着干什么呢,我吃完了,老聂你是不是刚结婚就厌倦我了,我说了什么你都没有认真听,你不哄我我要生气的啊老聂。”聂明玦回过神,看着刚刚吃完冰淇淋嘴边还沾着奶油的孟瑶,他们认识了八年,相爱了七年孟瑶还是没怎么变,五官乖巧,嘴角微微上挑,鼻子小而翘,杏眼弯弯,脸上最近被聂明玦养出了些肉,甚至比八年前更像个小孩子。
聂明玦伸出手,自然而然的伸过去抹了孟瑶嘴角沾的奶油,摆了个无辜的脸色对孟瑶说不存在的宝贝我是因为你太好看了才看呆的。无辜的表情和他硬朗的脸有种微妙的违和感,明明是极不相称的两件事在孟瑶眼里却特别顺眼。
“啧啧,求生欲真强,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赶紧结帐吧老聂,晚上泡温泉。”
“得嘞宝贝儿”

半个菀。:

所有忠实的爱,都理应在阳光下肆意地燃放,不该蒙受任何阴翳。
他们合该享受这世上其他美好情感所拥有的一切,而不是被指责,被谩骂,在混沌里隐忍沉默,忍气吞声。


爱无高低贵贱,但凡它真实,真诚,就该自胸腔发出声音,久久回响。


我不支持什么,因为他们的爱和其他任何的爱一样,是理所应当。


前路有烈风。

2017.4.13

八千桂酒:

我知道存在都是一种幻觉,人世间的一切最终都会灰飞烟灭,地球的存在是一个意外,人类的出现是一个意外,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在浩渺无垠的星空中,这种意外微不足道。

然而令我开心的是,即使终将死去,我们也可以留下一些永远不会磨灭的东西,例如爱。

我们的存在是无数个意外交织的结果,但我们知道爱不是,它必将发生,终将发生,永不熄灭。

去爱。

蛋挞

北方的冬天一直都很冷,孟瑶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想今晚吃什么,路过乐购的时候他走进去买了油麦菜和茼蒿,想起早上聂明玦出门的时候说想吃排骨又买了一斤排骨,走到门口结账的时候想起xx套没了犹豫了一下聂明玦好像不怎么爱用但是还是随便的拿了一盒扔进了购物车里,太冷了他不想出去了就在门口的肯德基坐下来给聂明玦打电话要聂明玦开车来接他,肯德基里有小男孩和妈妈手牵着手和妈妈撒娇要吃圣代,孟瑶看着那个温柔的女人小声商量着说天太冷了妈妈给你买蛋挞好不好呀。忽然就想起来小的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牵着自己的手去买糖吃,那个美丽又温柔的女人三年前就死在了绝望的等待里,她一直坚信金光善会认回他们母子,葬礼那天金光善没来,甚至没有传达过一声问候,直到追悼会结束之前聂明玦都没有看见孟瑶掉一滴眼泪,追悼会之后他们回到家,聂明玦抱着孟瑶坐在床上,看着他突然哭的支离破碎,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断的给他拿纸,哭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孟瑶抬起头对聂明玦说:“我以后都没有妈妈了”聂明玦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他直到他睡着。“我到了。”聂明玦站在孟瑶面前微笑着看着他,“走了阿瑶,我们回家吧。”孟瑶看着他穿着自己买的黑色大衣和高领毛衣,心想我男人真帅,可是嘴上说的却是:“我想吃蛋挞。”
“好啊。”@辣鸡光盘盘 @Chaos 

是我

青衿:

是我没错了😄

三花豚🌸: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螃蟹

@Chaos @辣鸡光盘盘 艾特镜子和么么
云梦市盛产螃蟹,但金光瑶从小家贫,并没怎么吃过螃蟹。甚少的几次吃到螃蟹后,大闸蟹,就成了瑶瑶心中的朱砂痣与白月光。瑶瑶生性克制,并不贪嘴,只是对大闸蟹一种食物魂牵梦绕,再不能忘。这一年中秋,蓝涣送了一箱上好的大闸蟹来,吃过饭后就见聂明玦挑了只肥美的母蟹,熟练的扒开蟹肠,翻开蟹壳,这大闸蟹及其肥美,蟹壳一掀红油四溢。聂明玦挑出性寒的蟹心,用筷子夹出蟹黄,放进金光瑶碗里,又拿来小钳子夹了几条蟹腿肉出来一股脑儿全塞进金光瑶嘴里。
金光瑶撇了他一眼“我想自己吃,你别给我扒了,这么吃一点也不爽”
聂明玦冷哼一声“你吃不吃?”
“吃,你拿来我自己吃”
“你今天吃几只?”
“你管我吃几只?!”
“哦,那去年胃疼的满床打滚的不是你?”
不怪聂大不让瑶妹吃螃蟹,去年他们刚在一起,当时聂大还不知道金光瑶吃起螃蟹就不停嘴,由着金光瑶吃了五只螃蟹,螃蟹性寒,金光瑶本来胃就不好,半夜疼的脸色发白,抱着聂明玦的胳膊掉眼泪。
金光瑶瞪了聂明玦一眼,自知理亏的开口
“吃四只”
“嗯?”
“三,三只”
“一只!多一只晚上多一次!”
金光瑶眼珠一转,面色一转,抬眼看着聂明玦,放软了声音,抓住聂明玦的手摇了摇,“老公,你就让我再吃两只吧。”
聂明玦面色一红,鬼使神差之下竟然说了个好字。
最后,由于瑶妹撒娇撒痴,死缠烂打,并以明天就出差不给x为理由,最后还是吃到了三只螃蟹。
吃过螃蟹后,聂明玦转身去厨房端了个小碗出来。
“这是什么?”
“姜糖水”
“我不想喝,我讨厌吃姜,又辣又苦。”
“…那你也得喝。”
“我不…唔…聂明玦你干什么!……唔嗯………”
“你。”

愿来生莫恨生(上)

我镜写的特别好 我每次听别人说讨厌瑶瑶讨厌洋洋就很气

Chaos:

                                    ——记金光瑶


  


  


  我流意识流人物印象瞎写。


  lo主聂瑶only,私货严重,三观奇葩,慎点。


  大概半个月前的人物分析,写了一半,先混个更。


  


  


  有一个比较老生常谈的问题,就是魔道作为一个耽美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同人创作。


  知乎上有一个答案是,魔道的人物刻画属于漫画式的,比较容易用一两个词去定性和概括,你不会觉得他是生活在你身边的人,但他的个性又非常鲜明。


  那个答案还拿了其他作品来比较,我就不赘述了。


  我个人也认为同人创作得有的几个要素,其中之一就是原著关于这个人物的刻画不会太过单一,但也不会是非常详细的方方面面,也就是说会有留白,这个留白就给了同人的创作空间。甚至我觉得一个有遗憾的人物会让人更有创作欲。


  而我眼中这个人物就是金光瑶。


  魔道的反派大小boss,金光瑶和薛洋。他们两个人的“坏”是原著盖了章的。但是其实我觉得很多没有盖章的坏人才是真坏,比如那个欺骗了薛洋还碾碎了他小指的常慈安,又比如处处留情造成了金光瑶一生悲剧的金光善。


  可能这些我认为的坏人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如果事情有因有果的话,就是他们这些细小的因,造成了薛金二人满身杀孽的果。


  人性中其实有很多很多的小恶,但因为在杀人放火面前微不足道,往往就会被人忽视。魔道里这种小恶还有很多,比如莫家对莫玄羽的欺侮,世人口中对夷陵老祖的偏见,仙门修士们对金光瑶身世的鄙夷……凡此种种。


  这种小恶是最常见的,而且极有可能在我们身边就能找到,甚至这种小恶已经成了难以察觉的习惯。


  但提到薛金,我们不能说因为他们遭受过伤害,或者他们出身不好被人侮辱,所以就说他们做的坏事都是可以洗白的(虽然我一直觉得聂明玦骂瑶妹娼妓之子然后被杀了有点活该,聂大本人性格上也很有问题)。但是这两个人确实是个悲剧,而悲剧会引起读者内心的共鸣,同人创作上往往就会赋予他们在原著中求不得的东西。


  其实我想提一点薛洋,但想想每次说到金光瑶就拉他出来对比,真的挺没意思的。


  纵观金光瑶的一生,我们可以发现对他影响较深的人有四个,从影响程度来看我个人认为是孟诗,金光善,聂明玦,蓝曦臣。


  先说孟诗,金光瑶的生母。原文对她的描述是:一个读了一点书就自视清高的妓女。其实孟诗这个人的人物形象也可以深挖,我甚至有点想写以她为中心的小文,因为她的性格在金光瑶身上的投射还是很多的。


  一点天真,一点温柔,一点固执,一点软弱,一点自卑,一点自负。天真是说她对金光善抱有的盲目的希望,温柔则是她对儿子甚至对其他人也会表现出来的,一种天生的东西。这东西随着她的血脉传给了金光瑶,所以其实金光瑶在很多时候都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只不过珍视他这份温柔的人少之又少。至于固执,有一个表现是她即使一再被欺骗也要花重金为儿子买剑谱。当然一心要把他养成世家公子也是一种不自量力的固执,这种固执往往容易引来贬低和嘲笑。至于软弱,在跟思思的对比上就可以看出来。命运加诸在她身上的伤害,她从来不敢去正面反抗。而这一点软弱是因为她无所倚仗,和金光瑶后来杀人被发现选择逃跑时候的心态何其相似。自卑应该不用说了,身不由己地在淤泥里呆久了,自然而然会觉得自己也是脏的。至于自负,她觉得自己不同于这淤泥里的其他人,觉得自己的儿子非比寻常,本身就是一种自负。这种自负体现在金光瑶身上应该是聂明玦把他踢下金麟台之前他对聂明玦说的,我就是和别人不一样。除此之外,我认为孟诗是一个很讲道德的人,虽然这个形容放在她身上有点讽刺。并且她还很善良。


  其次金光善。瑶妹对他父亲有感情吗?我认为是有的,而且很深。这种感情源于孟诗对他的耳濡目染,他和母亲一样天真地认为生父有诸多的身不由己。但实际上呢,金光善是个风流成性的种马,薄情负幸、寡廉鲜耻、两面三刀、仗势欺人……都不足以形容他。一个身在高位而品性不堪的人,和一个出生微贱却志存高洁的人所生的儿子,他的存在好像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善与恶在他身上交织纠缠,最终生出了一朵毒牡丹。


  全局来看瑶妹好像是在步步为营不择手段地向上爬,但也在一步一步走向深渊。但这条路上其实有非常多的转折的,金光善但凡在某一个环节拉了他一把,他都不会落个身死魂消,永不入轮回的下场。推卸责任是不对的,但金光善怎么也有个见死不救推波助澜的罪名。孟瑶上金麟台认亲被踢下楼梯,拿着举荐信投奔金氏被窃走军功,认祖归宗后成了金光善的一把毒刃,娶了心仪的姑娘却发现她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前面两件还可以自欺欺人说金光善不知情——但他显然是知情的,不光知情,甚至可能放纵了仆人和下属对瑶妹为恶。后面两件就已经把金光善这个人渣的真面目暴露无遗了,更何况他还当着妓子的面辱骂瑶妹生母,更说他“不值一提”。番外里薛洋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说,金光瑶你知不知道你笑地有多丑。最珍视的人被另一个至亲之人侮辱、自己的存在被全盘否认,吃过的苦咽下的泪估计这个瞬间已经把瑶妹的大脑冲地一片空白了,他还能撑着笑出来,连崩溃都尽量维持着不动声色,多么可怜。他曾经对生父抱有可笑的期冀,可金光善却毁了他一生。


  再说聂明玦。为什么说聂明玦要排在金光善后面,可以从瑶妹短暂的一生去看。他十五六岁上投奔了聂氏,因为出色的表现得到了聂明玦的赏识。原著说聂明玦因为性格原因没有什么至交好友,所以瑶妹的出现对他来说可谓天降至宝,他是非常非常珍惜瑶妹的,瑶妹在他身边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温柔细致周到(全是人妻属性有没有)让他觉得非常舒服。当然他对瑶妹肯定也很好,基本是有什么给什么,要什么给什么。所以即使他很不舍得瑶妹,最后还是给他写了举荐信让他回金家。这时候他俩感情是最好的,一不小心可能就gay了。这段回忆也是两个人共同的白月光。但是瑶妹也说了,他不走是感念聂明玦知遇之恩,而回金家依然是他毕生所愿,可见聂对他的影响力是不如金的。书里说聂明玦送瑶妹回金家之后非常想念他,就跑去找金光善问,结果金光善这个大辣鸡顾左右而言他,聂明玦噌一下就火了。这个地方可以看出来聂明玦此人还是非常的,怎么说呢,目中无人吧。这个词有点不合适,但他对金光善的态度就是瞧不起,看不上,不耐烦和他打交道。聂明玦于是去找瑶妹了。


  这个地方我很想掰开细说。他为什么去找瑶妹?我认为他这时候有两个原因:第一,想带瑶妹回清河;第二,想亲自向金光善举荐瑶妹。并且在见到金光善本人之后前者的愿望比后者强烈一百倍,甚至可以说他这时候是后悔的,一方面是没了瑶妹自己过的也不舒坦,另一方面是瑶妹没了自己好像过地也不好。那当时把他送回来图个啥呢是不是,还不如跟着我,有我一口稀饭就有他一口馍馍。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他亲眼见到瑶妹杀人。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