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砂糖生产叽

提刀砍人 放刀扒蒜

螃蟹

@Chaos @辣鸡光盘盘 艾特镜子和么么
云梦市盛产螃蟹,但金光瑶从小家贫,并没怎么吃过螃蟹。甚少的几次吃到螃蟹后,大闸蟹,就成了瑶瑶心中的朱砂痣与白月光。瑶瑶生性克制,并不贪嘴,只是对大闸蟹一种食物魂牵梦绕,再不能忘。这一年中秋,蓝涣送了一箱上好的大闸蟹来,吃过饭后就见聂明玦挑了只肥美的母蟹,熟练的扒开蟹肠,翻开蟹壳,这大闸蟹及其肥美,蟹壳一掀红油四溢。聂明玦挑出性寒的蟹心,用筷子夹出蟹黄,放进金光瑶碗里,又拿来小钳子夹了几条蟹腿肉出来一股脑儿全塞进金光瑶嘴里。
金光瑶撇了他一眼“我想自己吃,你别给我扒了,这么吃一点也不爽”
聂明玦冷哼一声“你吃不吃?”
“吃,你拿来我自己吃”
“你今天吃几只?”
“你管我吃几只?!”
“哦,那去年胃疼的满床打滚的不是你?”
不怪聂大不让瑶妹吃螃蟹,去年他们刚在一起,当时聂大还不知道金光瑶吃起螃蟹就不停嘴,由着金光瑶吃了五只螃蟹,螃蟹性寒,金光瑶本来胃就不好,半夜疼的脸色发白,抱着聂明玦的胳膊掉眼泪。
金光瑶瞪了聂明玦一眼,自知理亏的开口
“吃四只”
“嗯?”
“三,三只”
“一只!多一只晚上多一次!”
金光瑶眼珠一转,面色一转,抬眼看着聂明玦,放软了声音,抓住聂明玦的手摇了摇,“老公,你就让我再吃两只吧。”
聂明玦面色一红,鬼使神差之下竟然说了个好字。
最后,由于瑶妹撒娇撒痴,死缠烂打,并以明天就出差不给x为理由,最后还是吃到了三只螃蟹。
吃过螃蟹后,聂明玦转身去厨房端了个小碗出来。
“这是什么?”
“姜糖水”
“我不想喝,我讨厌吃姜,又辣又苦。”
“…那你也得喝。”
“我不…唔…聂明玦你干什么!……唔嗯………”
“你。”

评论(7)

热度(53)